昆明石化冲动

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可能为春城带来千亿元GDP,但民众担心化工项目将使春城不春

财新《新世纪》 记者 章涛

  春日的昆明,空气清新,百花争艳。与中国多数省会城市不同,在这座被称为春城的城市周边,公众很少能看见化工厂和各种大烟囱。

  事实上,整个云南省,近年的主导产业一直是旅游和烟草,化工产值目前仅为数百亿元。但这种局面或许将很快被改变。

  2013年5月上旬,昆明市区西南方约30公里的安宁市草铺工业园区热闹非凡。央企中石油的“中油一建”施工队正用大型机械平整上千亩的土地。

  2009年10月,中缅油气管道开建。这条对中国能源战略异常重要的油气管道经过云南,最终通往重庆。油就是钱,包括原油炼化及众多化工副产品的产业链势必将因这条管道而生。云南省和昆明市最终争取到一系列重头项目——

  2013年1月,国家发改委批准央企中石油在昆明建设年加工能力为1000万吨的炼油项目,于2015年投产。昆明市则进一步计划在2020年让该项目年炼油能力达到2000万吨。

  炼油的配套项目也将落户昆明。云南省还规划了由云天化集团和中石油合作生产100万吨乙烯项目。据中国化工网报道,其他落户项目还包括丙烯、苯、混合二甲苯。

  混合二甲苯,业内俗称PX,该产品的生产项目近年在中国多地遭公众抗议,因此广为人知。

  对于云南省和昆明市来说,上述系列化工项目无疑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机会。2012年昆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即GDP)仅为3011.14亿元,在全国城市GDP排名中居46位,在西南部省会城市中仅高于贵阳。整个云南省的GDP,2012年也仅为1.03万亿元。

  安宁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田建宏此前向媒体介绍,项目中下游相关产业建成后,产值保守估计就将达到1500亿至2000亿元。

  这意味着该项目可以增加昆明市50%、云南省15%的GDP。关键是,云南从此有了成规模的化工产业。

  然而,昆明公众并不认同官方的经济计划。5月4日,上千名昆明市民聚集到昆明市中心的南屏广场,以“散步”的形式抗议在安宁修建炼油厂和发展二甲苯项目。

  在网络上,云南上马大型重化工项目引发了全国性的关注。财新记者采访发现,昆明公众和全国民众的意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昆明市已多年干旱,且水资源不足,境内滇池污染举国闻名,有环境容量发展重化工项目吗?二是,云南省是多数国人心中的生态净土,引入重化工项目后,会不会重蹈其他省份生态被破坏的覆辙?

  目前,上述两个问题还没有答案。

GDP诱惑

  云南的石化宏图源自2009年10月开工的中缅油气管道。输气管道始自缅甸若开邦皎漂港(Kyaukpyu),输油管道起点位于若开邦的马德岛,两条管道并线铺设至云南省口岸城市瑞丽,进入中国后,输气管道末端进入广西,输油管道经云南通往重庆。

  输油管道在缅甸承接来自中东和非洲的原油,天然气则主要来自缅甸近海油气田,这一设计意在增加中国输入油气的通路,减少过去海运依赖马六甲海峡的困境。

  按计划,天然气管道将在2013年4月30日完成全线铺设工作,进入设备调试运行阶段,5月30日前达到输气运营标准。输油管道的初步设计容量为每年运输原油2200万吨,预计将在2014年达到投产要求。

  争取到输油管道落户昆明并不容易。据云南网报道,2007年,昆明开始部署争取油气管道在该市落地,而重庆市则早在2005年就高调宣称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知情人士称,云南省内多位高层官员为此项目花了力气。相关人士提供了一条人事变动信息给财新记者参考。2007年,拥有丰富化工经验的云南省副省长李新华调任中石油副总经理,他曾是云南省重点企业云天化集团的董事长和党委书记。

  在2011年云南省政府确定的18项重大工业建设项目中,这一炼油项目也排在首位。

  2013年3月发布的昆明市“十二五”工业发展和信息化规划纲要显示,中石油的这一项目将为云南带来整个包括乙烯、丙烯、ABC树脂、芳烃在内的石化产业链,并成为昆明的新支柱产业。

  昆明理工大学教授、昆明市人民政府参事胡开林向财新记者表示:“和内地其他省份相比,云南经济整体落后,没有大的创收工业企业,将难以达到经济发展目标,因此这一项目有必要。”

  在GDP考虑之外,云南也希望打造烟草之外的拳头产业。2009年出台的《云南省石化产业发展规划纲要2009-2015年》显示,全省化工业2008年总产值仅为540亿元,产业结构单一,以化肥生产为主,且产业间互补性不强。

  这一规划纲要描摹了云南省的石化宏图:云南计划以中石油云南炼油项目为依托实现炼油副产品的综合利用,并与云天化集团现有化肥、氯碱产业相结合,实现原料的互供,发展以炼油-乙烯装置为基础的石化产业群,以有机原料、合成树脂、塑料加工、加工助剂、精细化学品及建筑材料为主的石化产业深加工群,进一步向周边区域和新型材料、纺织等相关产业辐射延伸。

  但多位云南当地监管官员、化工业管理层以及民间环境人士则认为,在西南省份引入输油管道无可厚非,但从自然条件和基础设施看,将炼油项目以及下游产业放在昆明市值得商榷。

沟通缺陷

  一位了解上述争议内情的云南省某监管部门官员向财新记者表示,在云南,此项目是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向前推进的。“我们这种部门在项目论证过程中就是个服务员的角色。”

  根据安宁市政府的通报,中石油2006年12月开始组织开展这一炼油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工作。2010年12月,项目获得云南省卫生厅职业病危害预评价批复。2011年3月,项目获得国家安监总局危险化学品建设项目安全许可意见书。当年8月,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组织专家对项目申请报告进行了评估论证并获得通过。

  2011年7月和9月,国家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组织专家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进行了两次技术评估,出具了项目环评技术评估意见。

  环保部根据评估意见,多次组织项目审查。2012年7月,环保部批复同意该项目。2013年1月,项目申请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批复。

  中国的环评法律要求强制实施项目环评,即由第三方和公众对具体项目可能给环境带来的危害进行评估。

  在项目环保评估过程中,昆明市环保局曾于2010年6月和8月在网站上分别发布过《中国石油云南石化炼油工程环境影响评价信息第一阶段公告》和《中国石油云南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示》,向市民征求意见。然而,官方并未在网站直接公开项目环评简本,只是表示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简本已经制作好,需主动索取。

  按照国家环保部2012年10月《关于进一步加强环境保护信息公开工作的通知》,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结果等应予以全面主动公开。

  事实上,对于已经确定的中石油炼油项目和未来拟建的下游石化项目,政府在和公众的沟通上显得踌躇不前。在2013年1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之后,直到3月底昆明市才召开发布会向公众解释这一项目。

  昆明当地的非政府组织“绿色昆明”在3月29日曾向云南省环保厅申请安宁石化项目环评报告信息公开,但20天期限之后未得到任何答复。

  该机构创办人梅念蜀在其网站上表示,未听说或搜索到有关召开公众听证会的信息。他说:“这是一件涉及所有人的事,在这类涉及公众利益的重大事情上,政府、民众、媒体、专家都怀着开放的心态,坦诚地沟通、讨论、决定,方是良策。”

  在和财新记者谈及下游石化项目时,前述监管部门的官员对于取得民众支持显得没有自信:“这些项目争到了反而更麻烦,下游的PX项目在外地都是引起老百姓抗议的。”

  在2013年3月底的发布会上,昆明市政府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李河流说,这个项目炼化的汽油、柴油产品的质量指标严格按照国内尚未全面实施的国Ⅴ标准开展设计,极大地降低了成品油的硫含量,并采用了最先进的工艺技术和执行严格的安全、环保标准。

  “官方事后做出的解释列出了建设项目的充分理由,为什么不在之前就做呢?”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建议政府尽快公布环评报告全本,并在之后的下游项目论证中让公众充分参与和了解。

水资源挑战

  公众的另一个争议焦点是,作为高耗能产业的石油炼化及下游产业进入昆明,将对当地的空气和水环境带来破坏,特别是水资源供应带来考验。

  《中国青年报》报道显示,截至4月17日,云南省11个州市出现中度以上气象干旱、局部达到重特旱,323条中小河流断流、331座小型水库干涸,全省1244.89万人受旱灾影响。

  据报道,为优先保障城乡饮水安全,云南省部分工矿企业停产、半停产,水电站停发、限发。滇中重点经济区因旱损失尤为严重,昆明、曲靖、玉溪、楚雄四个州市旱灾直接经济损失接近全省的一半。

  “目前昆明民众关心的多是对空气或水的污染,但昆明的水资源供给本身就呈高度紧张,已经或正在实施多个大型调水项目,官方需要对到底如何解决项目的供水和排水作出更多说明。”马军表示。

  昆明周边有金沙江、红河、珠江流过,但由于昆明恰处于分水岭上,无法直接取水,因此主要依赖各类水库、湖泊以及地下水。但滇池水质污染超标无法作为生活水源,最近四年的大旱更是加剧了这一缺水局面。

  云南官方公布的化工项目用水、排水信息较为有限。昆明从2008年开始准备为炼油及未来的石化项目供水。公开资料显示,中石油炼油项目的供水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作为滇池出水口的螳螂川和新建的王家滩水库,后者为主,前者作为补充。排水则将排往螳螂川,最终流入金沙江。

  有关中石油炼油项目及未来下游产业用水的需求,截至发稿时止,云南省环保厅和安宁工业园区未对财新记者的采访要求做出回应。

  可供参考的是,四川省公布的彭州1000万吨炼油、80万吨乙烯的用水量规划,该项目的环评信息称石化基地用水量将在每日40万立方米左右,即年用水1.46 亿立方米。

  显然,这将对安宁市的水资源构成挑战。据广东珠荣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在2008年编制的一份名为《安宁王家滩水库建设征地及移民安置规划专题报告》估算,到2015年,安宁市每天农业用水缺水63万立方米,城镇生活用水缺水65万立方米,工业缺水392万立方米。

  为应对这一缺水局面,安宁市决定修建七座水库,其中投资2.68亿元的王家滩水库主要为中石油和昆钢等项目而建。这一水库库容984万立方米,目前建设已经完成。

  根据安宁市水务局的资料,王家滩水库日均增加蓄水约2万立方米,计划在2013年年底蓄满,向中石油项目供水。

  为了保险,在王家滩水库供应之外,相关项目还将从滇池惟一出水口的螳螂川取水,作为补充。

  按照这一供水设计,中石油炼油项目以及未来的石化产业项目暂不会对昆明主城区供水构成挑战。另一个问题是,环保界近年对云南省频频的引水计划一直持批判之声,认为其对自然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并非单是水量上的挑战,项目排水引发的水质问题也让环保界人士担心。

  根据长江水利委员会2011年的文件,中石油炼油项目废污水排放总量为每小时147立方米,年排放量为123.5万立方米,其中每小时浓水处理系统尾水130立方米,催化裂化再生烟气脱硫废水17立方米。文件中的这一数字只是针对炼油项目,并未包括可能发展的其他下游石化项目。

  然而,项目排污口的螳螂川,其47公里的河道,水质多年为劣五类,本身已严重污染。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专家组在评审时提出,该河段不满足水功能区水质管理目标要求,化学需氧量(COD)、氨氮等已无纳污能力。

  鉴于水质情况,专家组指出“十二五”期间滇池流域和普渡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各项措施的实施,必须大幅削减上游污染负荷,再进一步采取其他措施,加大减排力度,才可以为中石油项目排污留出容量。

  这意味着,未来项目排污对金沙江的影响,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滇池治理的效果。但据今年3月长江水利委员会公布的《长江水资源质量公报》,滇池草海和外海营养化程度均为中度富营养,水质均为五类、劣五类。

春城之忧

  就在项目动工平整土地之际,昆明的部分环保组织、民众和省外的一些观察人士,对昆明发展石化产业发出质疑之声。

  在5月4日的“散步”中,许多市民举着“拒绝一体化石油化工集体”“PX滚出昆明”字样的标语,还有人带着防毒面具出现。整个活动中,市民和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都显得克制。

  “本地政府有利益、政绩、税收,这些是明面上的,昆明市民能有什么?目前看不见,能想到的就是废气废水废渣,我们的蓝天白云空气水源面临危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向财新记者表示。

  云南以旅游资源闻名于世,除多元的民族、宗教外,吸引游客的便是其自然风光,东有喀斯特岩溶地貌,南有热带雨林,西有三江并流,北有雪山冰川,中部则是昆明和高原湖泊。

  炼油厂落户的安宁市,刚刚举办完2013ATP中国男子国际网球挑战赛暨安宁温泉旅游文化节,马路两边仍有不少地方还悬挂着旅游节的宣传标语。

  对于这些旅游资源,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专门表示,昆明市要充分挖掘优势、打造品牌,努力打造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

  熟悉昆明经济格局的当地人士王强认为,如果“美丽云南”的中心昆明都被工业烟尘环绕,昆明和云南可能会迷失自己,作为知名旅游目的地的云南区域品牌将可能贬值。

  “昆明一个特别之处在于它在大家印象中是旅游胜地,当地公众当然希望不要重蹈其他城市的覆辙。”马军向财新记者表示。

  但在GDP面前,旅游产业没有优势,2012年全年昆明旅游行业收入为426亿元,尚不及规划中石化项目产值的一半。

  对于民众的反对,昆明官方表示下游PX项目尚在论证过程中。

  云天化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下游配套项目的地址其实已经选好,但项目最终是否能够上马,目前还未确定:“没有利润不下手,环评不过不下手。”

  5月8日,《人民日报》就昆明等地民众抗议化工项目发表评论,评论认为地方政府必须在化工项目上马过程中与民众充分沟通,“让权力与权利平等对话、政府与公众良性互动”。■

  本刊记者刘虹桥、见习记者黄凯茜对此文亦有贡献